搜索
寶應生活網 首頁 文學藝術 寶應文學 查看內容

五十感懷!寫在初中畢業50周年之際

2021-11-25 15:48| 熱度:2820 ℃ |作者:梁永勝|來源:寶應生活網|我要投稿

還沒經意我們就老了,還沒來得及品味完四十五周年同學聚會歡樂,眨眼寶應中學1971屆(應在1971年7月畢業,后延遲半學期,到1972年1月底才畢業,寶中80校慶校友通訊錄中這屆漏了,可能是民營企業顧錢不注重歷史,害得 ...

  五十感懷

  ——寫在初中畢業50周年之際

  文/梁永勝

  還沒經意我們就老了,還沒來得及品味完四十五周年同學聚會歡樂,眨眼寶應中學1971屆(應在1971年7月畢業,后延遲半學期,到1972年1月底才畢業,寶中80校慶校友通訊錄中這屆漏了,可能是民營企業顧錢不注重歷史,害得我們不知算71屆還是72屆,到了90校慶民退公進,又為71屆正名,此時巳不重要了,全班同學舉手通過還是72屆,本人為防與下一屆重復,故隨母校意)初二(七)班五十周年紀念同學會又來到眼前,早晨天還未亮,輾轉難眠,初中二年半校園生活一幕幕呈現眼前……

  1969年4月黨的“九大”召開后,各行各業逐步復產復工,學校也復課鬧革命。寶應實驗小學是五年制,7月我們帶著滿身稚氣也就稀里糊涂小學畢業了。當時升初中不要考,按住地劃分,以中大街為界,街東上寶應中學,街西上“五.七”中學,可是中大街太長,北至北門大街(水門橋)為止,南至南城根路,北門外大街、南門外大街不分東西全上寶中。當時寶中是省立中學,“五.七”中學是民辦中學,簡稱“民中”,而縣政府機關宿舍全在路西,說明當時干部還是正派的。

  初到寶中去報名有點膽怯的,受三年自然災害影響,又比同年級的同學小一、兩歲,個子較矮,在進寶中大門時就被保衛侉奶奶攔下,不讓進而成為日后的笑活。學校被荷塘環抱,大門朝西,兩邊門頭三面紅旗造型,大照壁是幅《毛主席去安源》油畫,翦松亭高高聳立土山上,山下一片翠竹林,整齊的教室,青磚黛瓦,隱在成片雪松下,南邊有橋與縱棹園公園相通,這是寶應最好的學校。在校園教室的西山頭的新生分班榜上,找到了自己的名字,分在初一(七)班,同在一個班的小學同學還有李寧朝、陸鳴、吳列克、曹平、韓國章、于小平、韓志華、牛子慶、朱強、沈建強,這么多熟悉的同學,一下子放心多了。

  班主任孫秀琳高個子,國字臉,齊耳的短發,說話輕言慢語,打消了我的顧慮。我們這個班大多數來自實驗小學,看到小個子一大串,天真活潑,她打從心里喜歡。孫老師是英語老師,五十年代的女大學生,平時一身中裝對襟打扮,有民國淑女遺風。孫老師教課的風格別具一格,不是照本宣科填鴨子式,而是循序漸進,因材施教,深入淺出,教新課前必須熟記老課,注重口型,多讀多練,她教的三個班,我們班最好,個小人聰明?墒浅跻荒昙壪掳雽W期拆班,從七個班分成九個班,可是我們再也沒看到孫老師了,聽說進寶中農場學習班,當時真不明白這么和藹可親的老師怎么成為階級異己分子,到現在我還不明白階級異己分子的含義,可能屬于無產階級與資產階級之間吧?墒俏覀冊趯W習毛主席著作《中國社會各階級分析》時連毛主席都沒有劃分出。直到高中畢業時孫老師才從牛棚中解放出來,荒棄幾年教學。

  由于當時中蘇交惡,蘇軍在我國東北邊境陳兵百萬,大有黑云壓城之勢,全國備戰備荒。一開學就是軍訓,本學校場地不夠,每天到新體育場,公安中隊派當兵作教官。我們班在體育場訓練正步走時,常常引來不少市民圍觀,不是走得整齊,而是一排排小個子,稚氣還沒脫,格外引人注目,步伐參差不齊,常鬧笑話而引起大笑。但經過一段時間的訓練,走得有模有樣,人小士氣高,贏得市民一片掌聲。

  “深挖洞,廣積糧,不稱霸”,為了備戰,小縣城的空地都挖起了戰壕。寶中也不例外,高中學生在校東墻外大操場四周挖起戰壕,我們低年級就校內東邊挖。我們分的是東西走向支戰壕,可以與校外戰壕聯通,當時也沒有工具,借的都是小鍬小鏟,有的甚至帶的鍋鏟。這還虧班上幾位農村同學帶來正規工具,而且是挖土行家。同學吏國勝,大家管他“吏大個子”,一個頂幾個,我們只能小輟輟(方言意為做下手)。經過一個星期的奮戰,一條長十五米、寬一米二、深一米八的戰壕有模有樣地展現在眼前,有貓兒洞,有伏擊點像蝴蝶翅挖在戰壕邊,據講這樣能躲過彈片,因為炮彈不會拐彎,同學楊正東還在戰壕壁上鑲上“備戰備荒為人民”的美術字,成為一景觀。我們不但是同學,還成為一個戰壕的戰友。仗沒有打起來,戰壕成了我們“民兵捉特務”游戲的好場所。

  軍訓鍛煉人,戰壕保護人,學校還要培養同學實戰經驗。某天晚,伸手不見五指,全班同學緊急集合,六公里野外行軍,左膀扎白毛巾。目的地保密,大家悶著頭,一個跟一個,屏著呼吸,鴉雀無聲,只聽到“刷刷”腳步聲。突然前面傳來口令,發現敵情,就地埋伏,大家呼拉一下到路邊疏散隱蔽,過了十分鐘,敵情解除,大家松了口氣,突然隊伍中傳來女聲尖叫聲,這時大家才發現埋伏點是個墳瑩灘。虛驚一場,繼續前進,也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,也不知道走多遠,只知往前走。一條大河攔住去路,只有一座獨木橋,先頭部隊沖過橋要炸掉對岸碉堡,其他人隱蔽待命。隨著一聲炮仗巨響和密集小鞭聲,沖鋒號響起,全體同學沖鋒過橋,也不問獨木橋又窄又陡,與先行勇士會師,天空出現三顆紅色信號彈(火藥高升),整個野營拉練勝利結束。

  老師進了牛棚,教課的老師越來越少,只能三個班合并起來上大課。位于學校東南隅的階梯教室熱鬧起來,七個班拆分為九個班是便于分班。每逢上大課學生自帶板凳,往肩上一扛,“磨剪子啦——戧菜刀”在校園喊聲一片。到階梯教室主要上語數外三門課。課文以毛主席著作、毛主席詩詞、兩報一刊(人民日報、解放軍報、紅旗雜志)社論、魯迅雜文為主。數學初等代數、初等幾何學個皮毛。英語老師鞠永義一口濃厚的三泰腔(沒有貶老師之意,主要想到孫老師一口普通話),能把百十人的英語教好嗎?出現了英文漢字化。沒有物理化學,只有工業基礎知識、農業基礎知識。不上大課時,就上政治課,主要以馬、恩、列、斯、毛著作、兩報一刊社論。朱永年老師在讀《共產黨宣言》第一句時把同學們一嚇,“一個幽靈,共產主義幽靈,在歐洲大陸徘徊…….”,共產主義怎么成為幽靈,后在朱老師解釋下,囫圇吞棗,似懂非懂。沒有作業,沒有考試,只有學習心得和大批判稿,每個班的后面墻成了大批判專欄。

  每個班還有若干個課外學習小組,學習材料與政治課教材差不多。每天放學學習小組七人到一個有地方學習的同學家,第二天要把學習記錄帶給老師。記得我們這組到呂京江家最多,他家住在人醫宿舍地方大,學習的內容現在記不得,只記得他父親喜歡養金魚,總先欣賞一番,然后才坐下來學習,學習只是應個差,其余時間就在宿舍大院盡情地玩呀,瘋呀。

  全國學雷鋒深入各個角落,提倡做好事不留姓名,要留名只留雷鋒。我與同學陸鳴、牛子慶從上小學一直沒分過,家又住得近,成天形影不離,學雷鋒沒有項目,受少兒讀物《這是誰干的?》啟發,蒙發為班上修凳子。陸鳴的父親在水利局堤防管理所任所長,樹枝木頭多,星期天三人一同找木頭做木塞,我們粗手大笨腳砍不好,陸父知道來意后非常支持,請木工師傅制作了大小不等的木剎(方言即木塞),然后帶著錘子、釘子到班上,把搖晃的凳子加剎。第二天同學上課凳子不晃了,誤以為學校修的。每個星期天如此,后來陸鳴因病休學,我們這個自發學雷鋒小組就散了。大家一直守口如瓶,一晃五十年過去了,也該解密了,遠在美國的陸鳴同學不會怪我吧。放在當今學生眼里(包括我們的下代)可能認為是多么幼稚,可當時社會風氣就是學雷鋒見行動,在全國蔚然成風。

  每年的“四夏”(夏收、夏插、夏種、夏管)大忙,農村籍的同學放假回家,而我們到附近農村支援大忙。農民種田靠天吃飯,麥子熟了日夜搶收,一怕炸粒,二怕雨天,淋雨麥粒發芽。在農民手把手地教下,我們學會了割麥,鐮刀頭不能高,過高會割到腿,也不能低,太低會斫到地,刀要平,離地二寸。捆麥、運麥,人小也頂半個工。麥一上場就要在石滾上摜把,農村老把式負責揚曬,我們還沒有板锨高。麥搶到手后歸倉,緊接就開始忙插秧,插秧前要撒肥,每塊田前都有一個糞池,把豬腳糞挖出,運到麥田,然后均勻地撒到田里,有時糞叉,有時手工,“莊稼一枝花,全靠肥當家”,活輕些但臟臭。插秧都以女同志為主,挑秧男同志,我們從開始插得東倒西歪,后來也有模有樣一條線,女生怕螞蟥而不敢下水田。午飯自帶,生產隊燒一大鍋湯,上面飄著生油花,樹蔭下成了天然餐桌,切身體會粒粒皆辛苦。

  “九一三”事件發生后,大家都蒙在鼓里。有一天牛子慶神秘地把我拉校北的冬青樹叢中,告訴我林彪摔死了,想叛黨逃到前蘇聯。嚇得我一跳,他是毛主席的親密戰友、接班人,你不要瞎說,他說是他爸說的。當時只傳達到縣團級。沒過半個月,學校要求帶凳(班上有個同學叫戴屯,大家喊成一條聲,“戴屯到小操場集中”)子到小操場集中召開大會,傳達中央文件,批判林彪反黨集團罪行,一下從“身體健康”跌倒再踏上一只腳,全校師生口誅筆伐,大字報鋪天蓋地,一場聲勢浩大的批林運動在校園展開。

  分班后我被分在九班,班主任張景新老師是揚州人,說話聲音輕聲慢語,一口揚州腔,悅耳動聽,大家都喜歡聽她的講課?墒前雽W期后又并班,各歸原位,朱志宏老師任班主任,朱老師高個,戴著一副蝸牛狀眼鏡,平時穿一身灰色中山裝,像一個老學究,難見笑臉。班上同學調皮,經常惡作劇,有時把黑板擦藏起,害得他找半天,掃帚畚箕倒放在講臺肚里,一動講臺就倒下,引起全班哄堂大笑。他擅長教化學,有貨倒不出,自己也作急。經過一段時間磨合,大家還是敬佩他的,他是名牌大學生,因家中成分高些,屈居寶應,不是少言寡語,而是如履薄冰,防止禍從口出。臉上冷冰冰,心里熱乎乎,農村同學補助全虧他去爭取,學生犯了錯誤,開班會發的雷霆大的火,而到學校上面總是極力袒護,使學生逢兇化吉。遺憾的是初中畢業未組織拍畢業照,四十五聚會補起了畢業照,可是一個老師都沒有了,一個個稚嫩的臉龐已布滿了歲月的滄桑。

  天巳漸亮,趕緊起床。把初中的課本在同學群中展示,又勾起大家的回憶。搬了數次家,其它的東西可扔,唯獨上學的書本當寶貝,它是我求學的見證?上дZ文差第二冊,數學差第一冊、第二冊。我一直在尋找,每個星期日都要到揚州486淘寶市場,除淘一些自己喜歡的寶,還有一個心愿想把缺的課本補齊,告訴后人,不是我們不肯學習,而是沒有書本可學。也想借同學聚會的機會,能否了卻心愿,“高價回收”,但泥牛入海無音息。難呀,五十年了誰還保存,但我堅信,功夫不負有心人。

  五十周年同學會訂在寶應皇冠大酒店,11月13日上午簽到,自由活動,打牌、摜蛋、敘友情,摟肩搭背,如同看到彼此青春的模樣。由于疾情影響,好多國內外的同學未到場,只到37人,比上次少9人,但他們用不同方式表達自己的感情。意想不到時隔五年,楊正東、黃明兩位同學永遠來不了了,大家為他們離去感到悲痛和惋惜,世界上最貴的是健康,愿我們都且行且珍惜。

  下午先拍好集體照,然后才藝展示,同學們的舞姿還是那樣優美;朗誦還是那么高亢;歌聲還是那樣甜美;太極打得那么熟練,自娛自樂,忘了形駭。我也湊個熱鬧,本來準備一首《可可托海牧羊人》,但一想這是愛情歌曲,與同學聚會主題相悖(那時情竇未開,,男女生都不講話,如同陌人,男女生多講幾句話,就被傳為緋聞)。廬山電影院常年只播一部電影《廬山戀》啟發了我,四十五周年聚會時我唱的校園歌曲《鄉間小路》,雖然唱的跑調,但這次繼續唱,把我們帶到那校園時光,要唱到六十周年、七十周年…….,只要同學聚會,唱到永遠。

  晚宴非常豐盛,自由組合。不言之情都在酒杯中,雖然只分別五年,好像有說不完的話,道不完的情。大碗喝酒,大聲唱歌,因為我們是同學,風雨五十年,一時同學,一生兄弟,一世姐妹,天長地久。因為是同學,我們找到了歲月的光芒萬丈,縱然光陰會流逝,縱然我們會漸漸老去,但我們心中那顆同學心,如日輝映,與月同行。

  有同學的地方,就是風景最美的地方。宴會在《我們共產黨人好比種子》歌曲中達到高潮,這是傳統節目,大家又把大個子王國金簇擁到椅子上,全場歌聲繞梁,唱出同學情,唱出同學愛,忘記了年齡,忘記了蹉跎歲月,永遠定格在青蔥那一刻。

  本次聚會由遠東家私贊助,U盤的費用由張建華、管連峰同學解囊,徐素萍同學又贊助二百元,班長李寧朝一手策劃,最后在《難忘今宵》歌聲中舉杯互祝,相約六十周年一個不少再聚會。愿同學們一切順意,一切安好,愿我們珍惜彼此的情緣一直到老。

  五十年在歷史長河中是短暫的,但人生能有幾個五十年,今生是同學,如果有來生,我們還要做同學,共同友誼已緊緊地把我們連在一起,我們那一代人的青春就是一段無法抹去的歷史記憶,不可復制。

  再見吧,親愛的同學們,六十周年我們再相會。!

  寶應法院 梁永勝 辛丑年初冬作于揚州半閑書屋

  來源:寶應生活網

    ☆ 寶應生活網版權與免責聲明 

    1、本站稿件來源未注明或注明為“寶應生活網”“網友投稿”及“本站”的所有文字及圖片,版權均屬于本站與作者所有。商業轉載請聯系作者或本站獲得相關授權,非商業轉載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作者、來源鏈接”,謝謝合作。

    2、本站轉載自其他媒體的文字及圖片,僅出于傳遞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站官方聲音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發布,或有侵權之處,請及時聯系我們,我們將及時進行刪除屏蔽處理。

    3、歡迎您通過我們的官方QQ1160085805、郵件1@ibaoyin.com或關注我們的官方微信公眾號“寶應生活網”、微博@寶應生活網,與我們就相關合作事宜、意見反饋,以及文章版權聲明或侵刪進行交流。[投稿郵箱/tougao@ibaoyin.com[本文編輯/信息員 

     我要分享:
下一篇:大西北萬里行之寧夏上一篇:祭父
聯系我們 官方QQ群 熱門搜索
關于我們
網站簡介
成長歷程
聯系我們
網友中心
投稿專區
贊助我們
免責聲明
服務支持
資源下載
寶應搜索
極速云搜索
關注我們
官方微博
官方空間
官方微信
返回頂部
无码人妻人妻经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