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寶應生活網 首頁 文學藝術 寶應文學 查看內容

我的老師

2021-9-8 14:29| 熱度:10452 ℃ |作者:喬修林|來源:寶應生活網|我要投稿

又到了教師節,心情莫名的低落。窗外秋陽菊花殘,好轉的疫情沒帶來一絲輕松。愧對的要謝的很多,因悲情早在清明想動筆的獨一人。轉瞬到了初秋,一筆債似的,要還,空無分文,腦海里也惶恐一片空白,找不到相借的人。 ...
  我的老師
  又到了教師節,心情莫名的低落。窗外秋陽菊花殘,好轉的疫情沒帶來一絲輕松。愧對的要謝的很多,因悲情早在清明想動筆的獨一人。轉瞬到了初秋,一筆債似的,要還,空無分文,腦海里也惶恐一片空白,找不到相借的人。低低的云累積著,甚是郁悶,尷尬極了。遠逝的歸結,終就心愿難了,緬懷我的老師——韓大杰。
  初識韓老師,他沉心于教學,是范水中學的教導主任。那時的“范中”名氣夠響,對于我一個農村娃來說,可望不可及的。我的爸,難得求人的,怎么就抹開面子找了他。很慶幸,顧及“情面”的韓老師給了機會,通過嚴苛的插班考試,我進了85屆初三(四)班。報名時,爸和我拜見了他。他住的宿舍是連排的,紅磚藍瓦,只見他著件考究的呢子服,四方臉,鼻直目朗,額頭很敞亮,一笑起來眼光灼人,“小伙要加把勁,這次數考不理想,功課要均衡,不能偏科!”在高大的身影和爽朗的聲音下,我緊張得要逃。嚴師如父,F在想起來,第一次見糟透了,沒清晰地打量他,也記不起來他們的對話。
  “心有不甘,力有未逮”。數學因錯過了“范中”補習,一直不好,也就害怕見他面。在那個年代,“學好數理化,走遍天下都不怕”,為此,我背地里哭了好幾回。很快,韓老師從主任做到了副校長。寒假回到家,爸查了成績才說,韓老師起初是爸的夏中老師,因俄語通信差點被斗,還是爸有點影響力保了他。借著這點“交情”,遇見他,感覺了親和許多,能聊上幾句。中考前,高郵師范招生,出于“跳農門”參加了選拔,結果第六名多了兩人,加了一道數考,自然把我落下了。某天,韓老師把我叫家去,足足聊了一個鐘頭,有語重心長的,有我訴原委的,也有拉家常的,還讓女兒“青”去食堂打飯留了我。走出那間“紅磚藍瓦”,我倍有面子,充滿力量,好似一切美好留在原地向我招手。打那后,“紅磚藍瓦”成了我永恒的“范中”印象。
  憶往昔,要說的偏偏淡然,要表的終顯蒼白,想理個至樸美陳,可是錦書難托。何況,在老師門下,我屬于不長進不敢攀的。想起來要算一件事,那是在高一,韓老師教我物理,“名正言順”我成了弟子,這是件幸事。其實,他出差很多,講課寥寥,難得的,在課堂上,那獨有的口語“假嘛假嘛的”,總能引起滿堂的捧腹大笑。他這手化繁為簡,頗有造詣也易懂?赡悄,我遇了件糾纏多年的心痛事,近一個月的飯票被偷了,那時是不敢與家里說的。恰逢申領助學金,我是班干部就順帶報了。女班主任是新近換的,剛出大學門,沒什么經驗,競當著全班面聽我的解釋,言下之意“哪有這么巧的事!”我素以“方正”自居,一下崩潰了,悲愴地沖出了教室,連續幾天沒去。在同學勸說下,勉強參加了期未考,名次從前十掉到了底,我也搬出了校外。這是我唯一一次逃學的經歷。
  最想見又不敢見的,還是見到了!無巧不巧的,在校外泥濘的小路上,韓老師遇見了我,很是詫異,“這個點都在上課,你怎么無精打采的,是生病了嗎?”簡短的一句話,猶如在荒漠里找到了路,我激動得淚目無語。他不顧差旅的疲勞,把我帶回“紅磚藍瓦”,中午在那吃了“小灶”。后來聽人說,一向好脾氣的“韓校長”開校務會發火了,而他的動怒屈指可數。戲劇性的,小竊驚動了派出所,是一個低年級的所為,只是我羞于班主任提,因這也連累了她。慢慢地我平復了,一切回到了原點,唯一不一樣的,我不再怕見韓老師,總透著溫暖又明亮。
  相別韓老師,他靜臥在床上,沒了酷和灑脫。依稀記得是1990年,教師節后,我的妹妹去“范中”復讀。走進那久違的“紅磚藍瓦”,看到他,已是特級老師的他,卻重度腰椎間盤突出,上身無法動彈。我有點哽咽,想到他,他的才華,所教的數學、英語、物理都是自修的;想到他,他的多藝,操弄的手風琴、吉他、京胡是嘆為觀止的;想到他,他酷愛運動,在籃球場上能輕松地炫下球技。就是人們常說的,有些人無論在哪他都是主角……接下來的幾天,我陪他說說話,聊些過往,也真切地感受了為人、做事之“道”。終于要離開“范中”了,他的小女兒“竹”到食堂打了飯,我和小妹在“紅磚藍瓦”一起吃了。飯后,一輛高郵牌照的小型卡車過來,簡單地拉了些行李和書,我低著頭幫他穿上襪子,有點想哭。走的時候靜悄悄的,一路無語。
  界首古鎮是韓老師的家。穿過清幽的街巷,不寬,很有風味。腳下的青石板路,有點凹凸不平,但整潔而堅固。他的家沿河而筑,潺潺的流水激蕩于流光中,師母早站在院門等著,她也是一位名師,將小院收拾得精致又溫馨,我們少了些傷感,老師的話漸漸也多了起來。哪知,這一別,他再也沒回過“范中”講臺。后來,那“紅磚藍瓦”,我到是去了幾回,我的妹和“竹”打伙伴,也知道了,老師的腰時好時壞,飽受著病痛的折磨。
  再見韓老師,他正調動去揚州,是巧遇的。當時縣上開兩會,我就陪著他跑跑腿,陪著他找了“范中”老領導,后在政協任職。調市汽校的事順利,他很高興。過了好久,我在單位(子嬰河工商所)接到電話,韓老師在附近一親戚家,我趕過去,他向人夸耀,“這是我的一個學生”。閑聊起來,有人說,狗皮對護腰有好處。我便托人收購了一張。在界首古鎮,我又見了那幽靜的小巷、油潤的石板、透明的溪水。從不收禮的他高興地收下了,轉身卻拿了一堆禮定要我拎著。后來,爸對我說,“老師就這樣,一輩子不愿欠人,他給你的總比你付出的多”。
  多半是距離的原因,漸漸的,與韓老師斷了聯系。要論最后一次,都很平淡的。某天,我和同事在揚州,就轉道去了趟汽校;蛟S在那他也是有名氣的,一打聽便找到了。聊的時間不長,他說現在的擔子不重,工作輕松,身體也好多了,還給了新家住址。很快到飯點了,他便相留,在食堂共進了午餐。打那后,我沒去拜望,給的住址也弄丟了。再后來便是驚人的噩耗,老師早幾年就病逝了。今年清明,“范中”居老校長去了他墓上,后在校友群說,“韓校長”愛人身體康健,兩個女兒事業有成!笆耪甙蚕,生者安好”,愿歲月靜好安然吧!
  滿園桃李競芬芳,唯獨不見當年人。一晃,相別母校33年了。高聳的水塔超大的銀杏,是我抹不去的記憶;偌大的操場萌動的晚會,是帶酸又甜的棲戀;裊裊的炊煙滿香的蒸架,是會永流傳的印象。雖說,那一排排“紅磚藍瓦”不見了蹤跡,睹物思情,伴著朗朗書聲的落日余輝還在,似是飛卷的霓裳,也像緋紅的輕云,可不亂于世,不困于情。心系之,夢縈之,如果存有另外一個世界,但愿那里也有歡樂與感動。(寶應縣市場監管局 喬修林)
  來源:寶應生活網
    ☆ 寶應生活網版權與免責聲明 

    1、本站稿件來源未注明或注明為“寶應生活網”“網友投稿”及“本站”的所有文字及圖片,版權均屬于本站與作者所有。商業轉載請聯系作者或本站獲得相關授權,非商業轉載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作者、來源鏈接”,謝謝合作。

    2、本站轉載自其他媒體的文字及圖片,僅出于傳遞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站官方聲音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發布,或有侵權之處,請及時聯系我們,我們將及時進行刪除屏蔽處理。

    3、歡迎您通過我們的官方QQ1160085805、郵件1@ibaoyin.com或關注我們的官方微信公眾號“寶應生活網”、微博@寶應生活網,與我們就相關合作事宜、意見反饋,以及文章版權聲明或侵刪進行交流。[投稿郵箱/tougao@ibaoyin.com[本文編輯/信息員 

     我要分享:
聯系我們 官方QQ群 熱門搜索
關于我們
網站簡介
成長歷程
聯系我們
網友中心
投稿專區
贊助我們
免責聲明
服務支持
資源下載
寶應搜索
極速云搜索
關注我們
官方微博
官方空間
官方微信
返回頂部
无码人妻人妻经典